「無所謂」,不是真的無所謂。
13‧6‧2014 / SHE EATS

無所謂是一個陷阱。

他:食咩呀?
她:無所謂啦。你揀。
他:意粉屋?
她:前日先食完…好似有啲悶。
他:咁日本野?
她:我就M到呀。會唔會太寒?
他:咁pizza?
她:Pizza太油啦,太肥膩喇…
他:咁你想食咩呀?
她:其實我無咩所謂。

我想起麥兜點魚旦河,分別在於那只是一個搞笑的劇情,而無所謂卻是現實中可笑的飲食節目 。

男生們,「無所謂」是一個偈後語,絕不可以照字面解,「無所謂」的真正完全版意思是「我需要時間再想一想,但你必須預先了解我的心意和提出相應建議 」。

女生說無所謂,是因為想不到、或不想去想其他選擇,同時又希望有其他選擇。(這句句子複雜得像我的思緒一樣。)你或者會問,為什麼不坦白說想吃什麼和不想吃什麼。其實,我自己也說不出是什麼原因,經常出現心到,腦未到的情況—我今天就是不想吃日本菜,而我不知道為什麼。

「無所謂」是一個小練習。這個小練習的目標,不在於最後我們吃滿漢全席還是茶餐廳、而在於觀察你有沒有留意,我們昨天吃了什麼,我有沒有不適,我飲食的喜好,和我。

愛情都是一樣。

HAR16003C/AUG

她需要的,不是openrice,而是你的觀察入微和細心。不妨在iPhone開一個飲食相薄,在facebook、instagram screen-cap下朋友推介的餐廳,每星期帶她去一間適當的新餐廳。只要她快樂,做多點功夫?無所謂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