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晨:我們悼念前度的方法
30‧4‧2015 / HE LOVES

其實男人並不是無情的動物,至少不像妳們想像般無情。
甚至乎只要我們用心對待過的對象,就會在腦袋中佔有一個位置,這個單位的租借期限不是一萬年,而是一生一世。

兄弟們聚頭,都說最女友最難答的問題是:「你仲有無諗起佢!」
他們多支吾其辭,胡混過關。
面對同一問題,女孩可能比較灑脫,可以大聲叫喊:「沒有,我已完全沒理會這個人。」

相對之下,女孩子還是比較愛恨分明,我們即更易陷於愛恨交纏。
她們專情,所以絕情;我們糾纏不清,所以次次難明。

表面上,當我們結束一段感情,旁人看來我們回復得很快,或是連回復都省卻,立時就如普通人一樣,吃喝說笑,笑談風月。

但是,我們心中的秘密花園比其他人還要大,藏的事比她們也要多。有時聽親蜜的女性友人聊天,會頗羨慕她們的「姊妹」關係,無所不談,感情事更是話中重點。

而男人不是都有「兄弟」嗎?
對呀,而且我們都會談感情事,只是我們不是赤裸裸的。
因為大家都是「男人」,男人就是愛臉子的生物。
所以我們都會刻意掩藏自己「失意」的地方。
男人們談起感情,都是笑多於哭。
聊的是彼此的風光畫面,即使偶有失手,亦會刻意輕輕帶過。

這一個經歷過幾段感情的男人,表面毫髮無損。大家都覺得女人對他沒影響,甚至他早不會對「前度」這生物有任何印象。

雖然他不會對任何朋友在提起前度的種種;亦不會在Facebook呼天搶地;更遑論主動去說一句「你最近還好嗎?」
但他十年前耿耿於懷的人,十年後依然是念念不忘。

在每個曾經到達的地方都會遇上稱為回憶的鬼;
她之前的叮囑也化成生活的習慣;
在聯想之間的思想線索中總有她的身影來回穿梭。

一開始回想前度,他還是有點傷心。但隨時間過去,情感上慢慢起變化,會黯然、懊悔、懷念、憶記,最後習慣。

被認為無情的人,卻往往最多心。
有些苦澀的事,之所以難堪,全因無人分擔。
也許是幻想過度,總覺男人就應該是孤獨的一匹狼,獨自嚐辛。

我們沒有忘記任何一位曾在人生路上並肩走過的女人,她們早就入血入骨,蘊藏在血管上遊,被我們的皮膚掩藏,偷偷地遷進秘密花園。

記得一晚,阿強與我赤裸地分享愛情世界。我問他:「想不到,你對她們的事,都記得很清楚呀。」
他說:「對呀,記得太清楚,甚至有時清楚得想暫時忘記都做不到。」

我們絕少「放低」,很懦弱;只是不斷「累積」,很婆媽。
但這就是我們悼念的方法。

HAR16003C/AUG

可能他這輩子再沒有吐出妳的名字,只是很多事情他終其一生都沒有忘記。不需太在意男生還有沒有記得你,因為於男人而言,忘記前度是接近不可能的事。